一个兴趣使然的写手。
想着自己还能玩多少梗出来

写段子都不过脑,禁不起详细_(:з」∠)_

※叶受only

双叶年下段子:月光

叶秋x叶修


叶修至今做过不少可能被自家老爹狠揍一顿的事情。

但不管哪一件,可能永远也比不上他跟自己的亲弟弟叶秋发生关系的这件事来的严重。


起始点在哪里,已经记不清了。

兄弟俩睡在一起,撸在一块,彼此灼热的呼吸互相重叠。

习惯对方的陪伴,习惯对方的存在,习惯对方带着烫意的掌心。

先是触碰,然后开始摩擦。

每一步都进展的既缓慢却又格外快速。

仿佛做那件事情是早已经预定好的结局。

每一步都让他们获得新的快感,快感之后紧接而来的是空虚,贪婪的试图索求更多。


为何走到那一步的,或许谁也说不上来。

他们彼此依赖,从小就手握着手一起成长。

没有人会比他们更熟悉彼此,不管是好的、坏的……

同样的年龄杂揉了更多复杂的情感。

他们是家人、是朋友。

却又比家人更暧昧,比朋友更亲昵。

谁也没有主动说上『喜欢』这两字,但一个亲吻可以代替一切。

而那些挣扎犹豫烦恼好像一下子便全被抛开。


叶修跟叶秋常常互相帮对方安慰,两个人窝在棉被里,隐密的握着对方的家伙,小心翼翼的,带着说不上来的罪恶感。

很多感情都很混乱,早就纠结成了一团,怎么样也分不开。

重叠的吐息中,叶修拨开额前的湿发,冲着眼前的叶秋看了一眼。

同一时间,叶秋正巧也抬起了眼。

那一刻仿佛打破了一切,在不到几秒的短暂凝望之后,叶秋主动凑了上来,吻住叶修的嘴唇。

叶修瞪大眼,下一秒想要逃开,却又再次被封住呼吸。

于是一切的谨慎防范全数瓦解。

他沉沦的如此迅速,仿佛在很早以前就在等着这个时刻。

亲吻不知不觉从单方面的侵略,成了两方的互相索取。

「叶修,我想要你。」

叶秋说起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都还是抖的。背后参杂了冲突而激烈的情绪,心虚感、罪恶感、狂喜、情欲。

叶修的回答是另一次漫长的亲吻。


他们紧紧搂住对方,指甲像要陷入对方肉里。

那之后一切进展的极为快速,被子被翻开来,落在地上,原先隐蔽的一切行动全解了禁,他们不再忌讳、不再逃避、不再欺瞒自己。

就在那个气息熟悉的床上,叶修抱紧了怀中的枕头,而叶秋跨在叶修身上,彼此结合。

快感袭来的速度之快,一下子淹没了所有的不安。

两人忘了一切,忘了彼此的身分,沉溺于单纯的情感之中。

完事之后,叶秋没有马上清理,反而紧紧抱住叶修,两人全身都是湿黏的汗和白色液体,分不清属于谁的。


那一晚像一场美梦。

又像一场恶梦。


后来叶修离家出走了,他带走了叶秋的行李箱。

他们俩拥有同样的默契,他们需要一段时间彼此分开,去冷静、去思考。

总有一个人要走。

只是叶秋留了下来,每一晚仍旧躺在他们曾经滚过的那一张床上,每一晚都会重新忆起叶修在自己身下扭动的身躯,回忆起那一份消退不去的热度。


叶秋常常在夜里静静的思考,为什么他们会走到这一步,为什么事情会一发不可收拾。

他们分开了很久,连电话上的联络都没有,就只依靠着QQ交谈,谈来谈去总是相似的话题。

叶秋发现自己远比想像中的耐得住气,一直到了他知道顶着自己名字的叶修从嘉世退役却没有回来之后,才主动找了叶修。

重新相遇的那一晚,他们终于理解到。

再漫长的分离都敌不过他们对彼此的感情。


那新的一晚叶秋有了个新的答案。

当他半带醉意的躺着,看见叶修的眼睛,月光落在他身上,泛起淡淡的光辉。

他就想起失控的那一夜。

想起他为什么、怎么会,这么爱着自己的亲生兄弟。


只因那一晚,月光太美太温柔。


END


很长的记述之。

关于最后一句话来自我看的某一本小说的解说文。

解说文有一段正好提到兄妹恋,作者给了个评语是:「越界者不见得便是心存恶念。更可能的是,那晚的月光太美太温柔。」

看见这句话的当下,就决定要用它来写一篇双叶。

表达得不太好,但这句话如此吸引我,它很婉转,很含蓄,但像一个借口。美的不是月光,温柔的不是月光,是你。只是我需要一个理由、推托之词,让这失序有个似乎合理的答案,而月光似乎是个很适切的答案。不在此刻,不在彼刻,而在月光落在你身上的那一瞬间,我只愿意这么想,不是去承认一直以来吸引我的都是你。

让这份禁忌爱情有个美丽点的答案吧。

我想。


评论(11)

热度(4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