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兴趣使然的写手。
想着自己还能玩多少梗出来

写段子都不过脑,禁不起详细_(:з」∠)_

※叶受only

喻黄叶:醉鬼

提前预警:是一篇虐文,不敢看不要看(?


窗外的风景宁静而幽暗,一幕一幕的闪过不同建筑物。叶修开车开的四平八稳,广播没打开,只有规律的呼吸声响起。

他接到电话是半小时前,说黄少天喝的烂醉,只好自己开车来载人。

同行的还有喻文州,两人是合力才把已经醉的摇头晃脑,一个劲儿傻笑的黄少天给搬上了后座,同路的喻文州则坐上了副驾驶座。

喻文州同样喝的一脸红,他静静靠在位置上不发一语,似乎已经陷入沉沉睡眠里。

又开了一小段路,叶修才在一个社区前停下车子,喻文州搬出蓝雨的宿舍之后就住在里头。

「到了。」叶修轻轻敲着方向盘,一边说道。

回应他的是安全带解开的清脆声响,但叶修又多等了几秒,却没听见车门被打开的声音。

他扭头察看,发现喻文州正看着他,眼里还有一点醉酒后的迷茫,带着水气,却不肯移开目光。

叶修偏过视线,又重复了一次,「你家到了。」

「嗯。」这次喻文州总算愿意给了个答覆,但人还是动也不动。

换来的是一阵寂静,黄少天睡着的打呼声特别响亮。

「今天,」喻文州开了口,说的很慢,但每一个字都铿锵有力,「少天跟我说,你们在交往。」


今晚黄少天神秘兮兮的拉着他们一伙人去吃串烧喝酒,比平常还多话,喝的也平常还要多,怎么样也憋不住那股兴奋之情。

在其他人挤在一块讨论要追加哪些菜色的时候,黄少天才凑到喻文州身边,神采洋溢的宣布道。

「叶修他答应我了!」

答应了什么,黄少天没有说明,喻文州也不想问。

倒是其他人一阵起哄,嘻笑嚷嚷着,又给黄少天灌了不少酒,黄少天最后于是醉得彻底,醉的心甘情愿。

蓝雨队友可能怎么样也想不透为什么连喻文州队长也一并喝醉了。

这两个人,嘴里含着同一种酒,却酝酿出不同的滋味。

一个甜蜜,一个酸苦。

黄少天跟叶修表白,大概是在一个星期前。

喻文州跟叶修表白,大概是在一个星期前。

时间点不相上下。

结局却大相径庭。


「嗯。」叶修不再回避喻文州的目光,毫不犹豫的应了一声。

他在两人之中做出了选择。

但下一秒,一切都崩塌了。

他胸前忽然被一股力道给拉过去,瞪着眼睛还没回过神来的那一瞬间,喻文州已经亲吻上来。

这一吻很轻,只沾了一下便迅速远离。

因为叶修想也没想的推开了喻文州,表达了自己的立场。

嘴上残存的温度稍纵即逝,酒味却还余留在唇边。

「你喝醉了,别想太多。」叶修示意喻文州离开,但喻文州仍然不为所动。

「给我个纪念。」喻文州说。

他的声音在颤抖,目光闪动,叶修愣了愣,因为这般喻文州这般少见的模样而动摇。

喻文州正在扮演自己一直以来最厌恶的一个角色:弱者。

他眼里流露名为脆弱的情绪,仿佛下一刻整个人就会彻底倒下。

叶修犹豫再三,最后做出一个答覆。

他闭上眼睛。


下一秒,侵略再次席卷而来,伴随着浓烈的酒气。

被吻,被啃咬着,舌尖被轻轻含了一口,叶修连呼吸的空间都没有,他局促的睁开眼,撇了一眼后座的人影。

车内灯光熄灭,只有外头路灯冷清的照着两人相缠的身影。

叶修想推开喻文州,但喻文州不知哪来的力气,狠狠扣住他的后脑勺,他被迫接吻,吻得更深入,更疯狂。

无法挣扎,无法逃避,眼前男人眼里闪着炽热的火焰。

但是叶修还在顾忌着黄少天,他的心分了一大半,目光频频扫向后头的动静,直到为此付出代价。

喻文州在他唇上咬了一口,破了皮,流出一丝血。

分开时两人的呼吸都是乱的,心也是乱的,酒精好像从喻文州传到了叶修身上,脸上一片火辣的热,分不清是什么产生了作用。

喻文州倾身,在叶修耳边低声细语。

「我不会放弃的。」


喻文州终于舍得移动身子,车门啪一声打开了,人影站起,然后渐渐远去。

叶修的嘴唇都被吻肿了,他倒在椅背上,手背盖住双眼,掩不去的疲惫。

他明明已经做出选择,却还是轻易心软。

短暂的激情过后,换来的是强烈的空虚感和罪恶感。

周围一片静谧。

然后叶修才猛然意识到,黄少天已经没有在打呼了。


车门开了又关。

这次黑暗的车内,终究只剩下他一人。


END


后续我也想了,但是还是虐的(


评论(25)

热度(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