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兴趣使然的写手。
想着自己还能玩多少梗出来

写段子都不过脑,禁不起详细_(:з」∠)_

※叶受only

王叶废日常:认床

刚开始同居的前一阵子,王杰希几乎没有睡好,常常得在床上辗转反侧一大段时间,才有办法入眠。

第九天晚上,他一如既往地睡不好了,这几乎已经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王杰希在床上沉思的时间漫长到,他都能剖析出自己为什么睡不着的原因。

同居前两天,两人干柴烈火,叶修累的睡着了,可是他不敢要太多,结果就是他没有发泄完,闷着一团火干瞪着眼,直到心静下来才有办法睡着。

偶尔几天,他做的狠了,倒是睡的格外舒坦。

同居生活满一周之后,两个人没那么放纵了,王杰希却还是睡不太好。

他开始将失眠的原因归于认床这点。

王杰希打从出道以来,就是在微草的宿舍里睡的,而在出道前则是住在家中。当然这几年来他也有配合着活动跟比赛到处飞、睡在各个旅馆的经验,也没有像现在这时候那般麻烦。

他闲的连这一点矛盾都思考通彻了。

只因为那些旅馆只是个暂时的休息处,而不是家,他自然睡的没心没肺。

但到现在,第九天了,他居然还在细数他们同居了几天,还在习惯这个崭新的家。

大部分的家具都是王杰希挑的,全是他喜欢的风格,摆在一起时却还是有点陌生。

倒是一旁的叶修睡的那叫一个安稳,对他而言显然毫无影响,一绺头发不自然的被压在脑后,睡醒之后肯定得翘起来。

王杰希伸手摸着叶修的头,多多少少有些欣慰。

要是叶修还醒着,肯定不会让他这么做。

百般无聊下,他索性主动靠了过去,闻着叶修的洗发乳的味道。

两人用的是不同牌子,这是叶修在跟他的同居生活中少有的几项坚持,只因为王杰希挑的洗发乳是薄荷味的,被叶修强烈反对了。

多一瓶洗发乳没费多少钱,王杰希当时也没坚持,现在心里多少有点侥幸。

那股淡淡的牛奶味让他很安心。

打从两个人滚在一起时,叶修身上一直都是那个味道,很淡很淡,只有当王杰希亲吻着叶修的额头时才能闻到。

于是王杰希把叶修抱到怀里,一边享受着那股熟悉的气息,渐渐地睡着了。

他会认床,没关系。

以后认人就好。



一夜好眠的代价是,隔天王杰希整条手臂都麻了。

对于一个电竞选手来说,这实在是非常严肃而且严重的事情。

可是王杰希装的若无其事,他提早买好早餐,也不打扰叶修睡觉,自个儿去了俱乐部上班。

这一头安宁,那一头微草选手们在心里暴风哭泣。

队长今天啥也不做!抱着胸就站在他们后面看他们训练啊!好方!

为什么队长没有去做他自己的基础训练呢? !

微草的好孩子们,从来不敢随便发问的。

当然有脑洞大一点的孩子,私底下猜测是不是夫夫俩昨晚吵架了,导致王杰希心情不太好。

可还是没人敢问,就算敢问,也不好意思问。

如果王杰希真的说什么因为昨天叶修不跟他滚床单什么的……算了他们还是好好训练吧!就是压力山大了一点!失误多了一点!

一天两天的,微草选手内心的悲痛都快满溢到脸上了。

今天队长还是站在他们身后施展威压呢!

这是冷战第几天啦?

好像是第三天。

我的训练时间比昨天短了一点,我感受到自己的抗压力好像变强了简直棒棒哒!


最后询问的这个重责大任落到了方士谦手上。

方士谦在听见诉苦的时候非常困惑,质问为什么要让他来问这件事。

袁柏清:你现在在B市吗?

方士谦:不在阿

袁柏清:那你还会来看微草比赛吗?

方士谦:事后看吧

袁柏清:那不就结了!你碰不到队长啊!

方士谦:……


方士谦硬着头皮问了。

方士谦:最近怎么了吗?

王杰希:?

方士谦:你跟叶修那啥的…

王杰希:?

方士谦:是不是吵架了,微草的后辈都跑来找我诉苦

王杰希:没吵架

方士谦:他们说你最近都盯着他们做训练

王杰希:……

王杰希:一早手麻,做不了训练

方士谦:怎么手麻了? ? ?

方士谦:等等,当我没问

方士谦:不是很想知道答案

王杰希:好


方士谦决定不深究了,对于袁柏清后来的打听,直接装死。

敢把他推上火线,你们就继续纠结去吧!


微草的孩子们嘤嘤嘤了几天,这件怪事就忽然没了,就像开始的时候那般突然。

没人知道,这是因为王杰希熬了好一阵子之后,终于可以好好睡着了。


#论一个认床的男人引发的一场血案


END


我最近得了一种想把王杰希写得很萌的病

可能是末期了


评论(10)

热度(5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