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兴趣使然的写手。
想着自己还能玩多少梗出来

写段子都不过脑,禁不起详细_(:з」∠)_

※叶受only

双叶:喜欢(3)

*叶秋x叶修

两人折腾半天,直到下午叶秋才出门到邻近的超市内买了一些冷冻食品和食材,叶修则还瘫软在床上,等叶秋微波完义大利面端到床边,叶修还在咬牙揉着腰。
"我帮你揉吧。"叶秋把面端到叶修手上,空下来的手顺势压在叶修腰上婆娑着。白皙的皮肤上还留有青紫色的指印,让叶秋心里有些愧疚,那都是他在激动时留下来的。
叶修的确饿了,他吃着不知道该算是午餐还是晚餐的面,一邊享受着叶秋的服务。还非常自动的换了一个方向,让叶秋继续揉另一边。
吃到一半还用叉子捲起一小团面餵进叶秋嘴里,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分食着,等到东西吃完了,两人也吃了个半饱。
"还要。"叶秋说着,叶修看着已经淨空的盘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叶秋已经凑上来舔去他嘴角的酱料,又吮着柔软的下唇好一阵子不放。
"要吃的去厨房找。"叶修任凭叶秋动作直到有些发麻了才笑着把对方给推开。
叶秋只好转身离开房间,一份义大利面当然不够两个大男人分,他是回头准备认真煮一顿晚餐。
房门关上之后,叶修扯了扯还上扬着的嘴角,表情渐渐平复下来。
后头还在一阵阵的抽疼,对他来说已经是一种逐渐习惯的疼痛。
只是当他想起早上那场情事的导火线,心情极其复杂。
叶秋几乎为他付出了一切。
当他开始接触网遊、接触荣耀、接触电竞的时候,叶秋在家里读书、到公司实习,学着如何继承家业。
当他还在犹豫挣扎,试图厘清沈淀出干淨纯粹的感情的时候,叶秋在等他。
叶修还记得,他离家之后第一次收到来自母亲的电话,是母亲带着泣音的话语:你劝劝他!
叶秋25岁那年跟父母出柜了,然后差点被父亲打个半死。
叶秋之所以能安然挺过那一次,是因为叶家已经没有其他孩子可以继承家业了,叶修在父亲心中是个打遊戏的,而叶秋已经开始掌管家里部份的权力,并且做的相当优异,所以父亲舍不得真的放弃他。
而叶秋后来的表现也足够说服父母:他没有在外头随便找人,也没有任何不正常的关系。他只是跟父母表示他天生喜欢男人,没办法改变,也不想辜负其他女性。
他甚至告诉父母,时机到了之后,他会去国外找个代孕的,让叶家留下后代。
叶秋唯一没办法告诉父母的事实是,对不起,我爱上的那个人是你们的大儿子。
当家里吵闹的最兇猛的那时候,叶修正好碰到了季后赛,正是紧锣密鼓的准备期间,他完全没办法抽身回家。
叶秋告诉他"没事,我会处理好一切。"
叶秋唯一想要的答案跟事物只有一个,他没有说出来,但是叶修听懂了。
叶修欠叶秋的东西太多,似乎永远无法还完。
事情在匆忙间结束,叶修不是第一次认真思考他和叶秋的感情。
叶秋第一次亲吻他时,他也几乎同时湧起同样的冲动,他的手差一点就要搂上对方,却又在最后一刻选择推开。
当时他想:他们太亲近了,谁也分不开谁。
而后来离开之后,他很快的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迅速的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讶。
所以他有那么一段时间认为他跟叶秋的感情只是一时迷糊罢了。一个沸腾的夜晚,两个血气方刚的少年,什么都有可能。
可生日那晚,他接到叶秋的电话之后,忽然特别想回家。
叶秋从小就喜欢跟他吵,却几乎没有哭过,更别提那种带着渴望的哀求,听的他胸口特别的闷,难受。
他没有结束通话,听着那头的哭声渐渐平息下来,变成绵长的呼吸声。
"叶秋..."他嘴巴发干,对方没能听见他的话语。
隔天他上网找礼物,有人凑过来问他要送什么给什么人。
"重要的人,可以替代我的东西。"叶修说。
对方年龄比他大上几岁,下意识以为叶修和别人在远距离恋爱,笑嘻嘻的把页面转到成人商店上。
"......"叶修在对方走掉之后马上把网页给关了,最后手滑买了一个布偶。
他不知道叶秋会不会接受这个礼物,不过十多年后当他回家时,发现那个布偶被摆到了柜子里,然后情绪高涨的他俩在布偶面前热烈的做了一场。
"你要在饭厅吃还是在臥室吃?"
叶秋突如其来的询问打断叶修回忆的思绪,香味透过空隙传了进来,叶修发现他又有些饿了。
"饭厅。"叶修拉开被子,看着自觉系上围裙,彷彿一名专业煮夫的叶秋忍不住感到好笑。
叶秋没注意到这点,因为他听见水煮滚的声音,匆忙回到了厨房。
叶修跟在他后头,缓缓走向饭厅,在看见端上来的精致晚餐时笑容变得更大,他拉过叶秋,奖励似的吻住对方。
"我喜欢你......唔嗯。"
热情的告白换来更热情的回应。

"叶秋......"
"我也......"
"............"
当年无法诉说的话语,现在却能轻易的说出来了。
他欠叶秋的太多,只好拿自己来补偿。
剩下的时间,全部都将属于他。

TBC

剧情它......暴走了!
打到后面觉得很适合end,可是没打够,所以继续了哈哈哈

评论(9)

热度(144)